頓悟/但丁.羅塞蒂(1828-1882)


我似乎曾經來過這裡
卻說不出是何故,何時
我記得那一片門外草地
那濃郁甜蜜的香氣
岸邊的燈火聲聲的嘆息

你曾經屬於我——
多久以前我已模糊
但當燕子輕飛時
你微轉玉頸  面紗飄落
這一切我都還記得

是否真有過這樣的情景
是否在飛旋的時間
能夠拋開死亡修復我們的
生命與愛情,晝與夜
將再一次帶來我們的歡欣


但丁·加百利·羅塞蒂(Dante Gabriel Rossetti):
英國畫家、詩人、翻譯家。

*此詩由飄翎參考網路不同翻譯版本改寫

  為求易讀,盡量不偏離原意 

 

 

 

幾乎已搬空,但屋舍儼然,彷彿時光凍結在從前   

上次寫的《消失的眷村》是左營自助與崇德新村,可惜四年前的照片因從奇摩遷移而流失了。幸好有網友告知左營軍校路與海功路一帶眷村(建業與合群新村)尚未拆除,環境、屋舍外狀與自助、崇德極為類似,可以拍照留存。也能彌補讀過《消失的眷村》的朋友眷村未拆前的最初印象。



門前貼封條者,表示無人居住,外人亦不得進入。

建業與合群兩村是合在一起,只以其中一條道路(緯六路)作為分界,沒注意不易分別(大部份空屋門牌都被拔除)。兩村合併面積遼闊,想走完每條巷道恐怕要一小時以上。因為大部份屋舍外形都相類似,所以本文只拍部份屋舍與巷道,僅供參考。  

  待拆的美麗眷村

 大部份紅色大門都貼有白色封條,表示屋主已遷移,外人亦不得進入 

  

左鄰右舍,從此各分天涯

 每次來到左營舊眷村,就有一種熟悉親切的感覺,這感覺因何而生,我卻無法理解。想起張愛玲曾引用她朋友炎櫻說過的話:「每一隻蝴蝶都是從前的一朵花的鬼魂,回來尋找它自己。」 那,我前世是貓嗎,到底在尋找什麼、追憶什麼?   

 人已離去,野草挺身顧門

寂寞紅門,冒出一株翠綠野草,彷彿挺身顧守家園 

 

IMG_3908.JPG

 雖然十室九空,但平日巷道依然乾淨

 落葉是樹的眼淚,如果它知道主人將不再回來  

落葉滿地,彷彿樹的嘆息,可是再多的嘆息,也喚不回舊日時光

 

IMG_3894.JPG

庭院深深,草木蓊鬱,枝頭雀鳥鳴唱依舊,人跡卻已杳然

 

IMG_3895.JPG   

簡單外觀,制式的屋瓦、庭院、紅門,不失莊嚴

 

;一位不知名大叔在待拆屋前。拍照留念。

一位不知名大叔,加入拍照行列,似乎準備與屋舍共存亡

 

架好相機十秒內跑到門前擺出優雅姿勢真不容易啊。  

架好相機,十秒內快走到牆邊擺出優雅姿勢不容易啊

 

如此優雅環境,將遭鏟除,想起來就痛心

牆邊葛花怒放,屋舍井然,令人想起杜牧的詩

《金谷園》

繁華事散逐香塵,流水無情草自春。

日暮東風怨啼鳥,落花猶似墜樓人。 

眷村內巷道  

眷村內巷道,平日少見人跡,獨自走過,彷彿走入幽靜時光隧道  

 

  IMG_3897.JPG

門前有機車,代表該戶未遷,但左鄰右舍已不在,入夜後應很孤寂吧?

路邊樹木都有數十年以上樹齡。

較粗樹幹也貼有牌子標示八十年樹齡。屋舍會拆除,但樹會被保留著。 

IMG_3913.JPG 

有些巷道外觀彷彿與平常無異,但其實已是一座空城

 

這些房子曾經紀錄一些人的過往點滴,屋內人家被迫遷移,徒留記憶幽魂彷彿還內四周徘徊。  

一棟棟屋舍曾記載一些人的生活歲月、悲歡離合,如今人去樓空,

徒留記憶幽魂仍在四周徘徊嘆息。

 

  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琴劍飄翎 的頭像
琴劍飄翎

迷途.雕刀.還魂草

琴劍飄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