眷村內巷道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其他選項
  • 琥珀
    琥珀 2015/06/18 16:39

    若走到盡頭
    是過去?還是未來?

  • 琴劍飄翎
    琴劍飄翎 2015/06/18 18:33

    琥珀
    這巷道直接走去的盡頭,我記得是一片大海。

  • 琥珀
    琥珀 2015/06/18 23:15

    真的嘛!
    走到盡頭竟然是海,多美啊!

  • 琴劍飄翎
    琴劍飄翎 2015/06/19 10:23

    琥珀
    往那方向應該是海邊沒錯,但好像有營區圍牆不能過去。
    有機會去哪兒,看是否能繞過營區拍張大海照,貼上來。

  • 琥珀
    琥珀 2015/06/19 13:04

    隱約記得左營是海軍基地
    也許這就解釋了,路的盡頭就是大海

    撤離眷村是地方政府的決定嘛?
    這裡變成無人的地方後
    將會被發展成為什麼呢?

  • 琴劍飄翎
    琴劍飄翎 2015/06/19 20:12

    琥珀

    我今天回家前又繞到左營眷村去,從眷村緯六路直走的確是通營區,營區旁一溜狗婦人說,營區裡面就是海邊沒錯,但一般人是不能進入的。

    於是我折回眷村補拍幾張屋舍照片,沒想到有位七十幾歲先生看我戴墨鏡拍照,好奇問我做啥?我說這邊房子不是要拆了嗎,我只是想拍照記念,他說我拍的那戶有人住,他們住在斜對面也還沒搬,目前還在跟政府打官司。

    既是這裡的住戶,我趕緊抓住機會問問題,一問才知道這裡的眷村屋舍都是日據時代留下的建築,難怪我覺得屋舍很有日本風格,終於解開我心中疑惑。老先生從小在這兒出生長大至今已七十幾歲了,跟我聊得很開心,我要離開前,他還堅持要送我一些黃枇(長得像龍眼的水果),說是對面鄰居種的摘了一些送他,又給我一張名片,原來他在屏東《科學研究院》上班,難怪看來有學者味道,一會兒他太太從裡面走出來也對我瞇瞇笑。我明明是個陌生人,又戴墨鏡,不知他們為何對我這麼好,讓我有些受寵若驚。呵呵。

    左營眷村土地被政府收回之後應該會賣給建商蓋大樓。蓋大樓只是讓建商賺錢,之後整個環境就變樣了。一棟棟大樓興起,這兒的美就不見了。可惜啊。

  • 琥珀
    琥珀 2015/06/19 20:42

    如果老教授有女兒要嫁給你
    千萬別忘記給琥珀紅娘的紅包喔!.....哈哈

    他們跟政府打官司有勝算嘛?
    特別是其他的鄰居都已經搬走了.....:((

  • 琴劍飄翎
    琴劍飄翎 2015/06/20 10:11

    琥珀
    哈哈,妳想太多了,才初次見面,人家怎可能想到嫁女兒的事?
    再說我這輩子也不會想再婚。將來發願當志工就不能有家庭包袱。

    剩下幾戶與政府打官司,他們心態我能理解,盡管政府有錢補助,他們仍不想搬。妳想想,一個人在此住了七十幾年,一生的美好回憶都匯聚於此,離此一步,整個記憶將被切割,如煙散去,那會是多麼痛苦啊。

    他們雖然每年有繳租金,但畢竟屋舍與土地都是政府的。而政府也有一筆遷移補助金(金額不詳,但應該有數佰萬),官司到最後恐怕是不樂觀的。不過我倒是希望環境不要改變。拆了這裡,高雄就少了一塊美麗社區了。

  • 琥珀
    琥珀 2015/06/20 18:14

    琥珀是故意開玩笑的
    瞧你緊張的模樣.......哈哈

    誰說當志工就不能有家庭呢
    當志工又不是當和尚.....XDD

    一個人及一個家庭及整個社區的時光記憶
    就這樣硬生生的把連根拔起
    即使日後舊地重遊也再也無跡可尋
    真是非常可悲的事情呢

    一個留不住記憶的城市
    就無法延伸令人動心的文明
    對嘛?

  • 琴劍飄翎
    琴劍飄翎 2015/06/21 00:10

    琥珀
    離過婚的人有兩種,一種是不甘寂寞,離婚不久便想找第二春。一種是「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」的恐婚者,我正是屬於第二類的傢伙,聽到婚姻兩字便想轉身而走。

    當志工當然可以有家庭,但有家庭便須顧慮妻兒的需求,不能常常不見人影吧?對我而言這樣的心理是有負擔的。還是一個人比較自由。

    「一個留不住記憶的城市,就無法延伸令人動心的文明」,妳這句講的很好,頗有同感。



好康快訊

    相片資訊

    本日人氣:
    0
    累積人氣:
   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