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詩作者:阿赫瑪托娃少女時代 
712719_1.jpg   

  我會愛
我會變得溫存,含情脈脈。
我會窺視他人的眼睛,
露出迷人的,召喚的,戰慄的微笑。
我這柔軟的腰肢輕盈,苗條,
芬芳撫弄著鬈髮。
啊,誰和我一起,誰的心就不會安寧,
任我縱情撒嬌......

我會愛,我的羞愧帶著欺騙的色彩。
我是這麼怯怯地溫存,我總是默默不語......
只有我的眼睛在說話。
眼睛明亮而又純潔,
眼睛透明而又閃光,
眼睛預示著幸福的降臨。
它們會欺騙,--可是你卻相信,
淡藍色的光---
變得更藍、
更溫存、更明亮。

鮮紅的愉悅留在我的雙唇上,
酥胸比山上的雪還白,
細語--像天藍色的潺潺流水。
我會愛。等候你的是吻。


 

選自剛買的詩集:【我會愛 - 阿赫馬托娃抒情詩選】
 
第一段後一行,我改一字,譯書寫的是「任你縱情撒嬌......」
我覺得上下句不合邏輯,於是擅自將「你」改成「我」
~白目的飄翎留
 

 

詩人簡介安娜.阿赫瑪托娃(А́нна Ахма́това,1889年6月11日-1966年3月5日),俄羅斯「白銀時代」的代表性詩人。阿赫瑪托娃為筆名,原名是「安娜.安德烈耶芙娜.戈連科」(А́нна Андре́евна Гóренко)。在百姓心中,她被譽為「俄羅斯詩歌的月亮」(普希金曾被譽為「俄羅斯詩歌的太陽」);在蘇聯政府的嘴裡,她卻被污衊為「蕩婦兼修女」。

1889年6月11日,阿赫瑪托娃出生在敖德薩近郊,1912年在俄羅斯出版第一本詩集《黃昏》,引起了詩壇的關注。1914年3月,出版第二本詩集《念珠》。1917年9月,出版第三本詩集《白色的群鳥》。三本詩集的出版使阿赫瑪托娃躋身於俄羅斯一流詩人行列。

14歲時,阿赫瑪托娃結識了比她大3歲的詩人尼.謝.古米廖夫。1910年,阿赫瑪托娃與古米廖夫結婚。十月革命後阿赫瑪托娃頻繁遭到蘇聯當局迫害。1918年8月與古米廖夫正式離婚。1918年12月與學者弗.卡.希列伊科結婚。1921年8月,古米廖夫(1886-1921) 被蘇聯政權以「反革命陰謀罪」處決。1922年末與藝術史專家 尼.尼.普寧同居。20世紀20年代中期開始,阿赫瑪托娃被蘇聯當局認定為「在意識形態上既缺乏思想性又具有很大危害性的」作家,被剝奪發表作品的權利。30年代,她唯一的兒子列夫·尼古拉耶維奇·古米廖夫(俄語:Лев Никола́евич Гумилёв)也在大清洗中兩次被捕,第一次在1935年,第二次在1938年,原因僅是因為他不承認自己父親有所謂的「歷史問題」。1935年至1941年期間,兒子被捕、無盡的迫害與磨難下,詩人寫出了重要的代表作《安魂曲》(又名《輓歌》)。

1946年8月14日,蘇共中央作出了一項關於《星》與《列寧格勒》雜誌的著名決議,嚴厲批判左琴科與阿赫瑪托娃:「阿赫瑪托娃是與我國人民背道而馳的、內容空洞、缺乏思想性的典型代表。她的詩歌充滿悲觀情緒和頹廢心理,表現出過時的沙龍詩歌的風格,停留在資產階級-貴族階級唯美主義和頹廢主義以及『為藝術而藝術』這一理論的立場上,不願與本國人民步調一致,對我國的青年教育事業造成危害,因而不能為蘇聯文學界所容忍。」日丹諾夫還在報告中發表了「著名」評價——稱阿赫瑪托娃「不知是修女還是蕩婦,更確切地說,是集淫蕩與禱告於一身的蕩婦兼修女」。阿赫瑪托娃再次被禁發作品,為了生活,她只好開始翻譯詩歌。

1966年3月5日,阿赫瑪托娃因心肌梗塞逝世,享年77歲。而直到1987年,她的《安魂曲》才得以全文發表。

(詩人介紹,大部份資料從網路搜集,少部份從自己書中補充) 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琴劍飄翎 的頭像
琴劍飄翎

迷途.雕刀.還魂草

琴劍飄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