礫草叢生一載中

當年花鳥影成空

風飄衣袖人惆悵

誰管雨絲浥濕瞳

文.琴劍飄翎

 

感謝琥珀贈詩


舊景觸目心自涼

荒煙蔓草閉疏窗

寂寂長日冷無限

燕去巢空向殘陽

 

感謝靖琳贈詩


斷垣霜幕愁千縷

殘壁煙樓夢不成

心欲留連無計與

猶將離緒寄春風
 

 


 


後記:幾年前左營自助新村經媒體報導即將拆除,一時吸引各地網友絡繹不絕朝聖,尤其靠近海青商工的屋舍佈滿塗鴉,更吸引大批人潮競相拍照紀念。我對塗鴉沒太多興趣,每次去總繞過人群,獨自走向裡面人煙稀少的房舍(包括崇實新村)。緩步慢行,穿過大路小巷,細細凝視風華褪去的屋宅。從大門顏色鏽蝕、雜草叢生研判,可知大部份住戶都搬離已久。

第一次造訪自助與崇實新村便愛上它們,不只是年輕時眷念一名女子也曾住此(她住自助,但住址不詳),主要是這裡屋院寬敞,不同於市街大樓的單調與無趣。就算人煙稀少,街道依然有人打掃,屋舍花草掩映.香氣隱約,鳥鳴蟬嘶不絕於耳,有些庭院樹梢果實纍纍,屋瓦有貓酣睡,彷彿主人身影從未離開。

曾問幾戶尚未遷移的居民,他們僅能苦笑,說幾年前就聽說要拆,但遲遲沒下文,能住多久就住多久吧,語氣中透露一種無奈與不捨。我私自竊喜,以為眷村應該還可以拖上一段很長的時間,但也不敢心存僥倖,有空便一再探望徘徊,試圖記住它最後的身影。前後造訪超過十次。每次去總像探視老情人故居的心情。

沒想到前天路經左營刻意造訪卻已不得其門而入,外圍全面封鎖,從缺縫處望去,眷村屋舍幾已被拆光,只保留社區原有樹木,其他皆一片瓦草礫土。雖日前剛從網友口中得知一年前已拆除的消息,但乍見仍無法接受事實。那是一塊外省軍眷駐紮的風景,早已成了城市記憶的一部份,怎能忍心鏟平?多少人要心碎啊。當時天空持續飄著微雨,我根本無心回車拿傘,一個人失魂落魄地佇立雨中,是嘔氣,也是一種不知與誰言說的失落與遺憾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琴劍飄翎 的頭像
琴劍飄翎

迷途.雕刀.還魂草

琴劍飄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