頓悟/但丁.羅塞蒂(1828-1882)


我似乎曾經來過這裡
卻說不出是何故,何時
我記得那一片門外草地
那濃郁甜蜜的香氣
岸邊的燈火聲聲的嘆息

你曾經屬於我——
多久以前我已模糊
但當燕子輕飛時
你微轉玉頸  面紗飄落
這一切我都還記得

是否真有過這樣的情景
是否在飛旋的時間
能夠拋開死亡修復我們的
生命與愛情,晝與夜
將再一次帶來我們的歡欣


但丁·加百利·羅塞蒂(Dante Gabriel Rossetti):
英國畫家、詩人、翻譯家。

*此詩由飄翎參考網路不同翻譯版本改寫

  為求易讀,盡量不偏離原意 

 

 

 

幾乎已搬空,但屋舍儼然,彷彿時光凍結在從前   

上次寫的《消失的眷村》是左營自助與崇德新村,可惜四年前的照片因從奇摩遷移而流失了。幸好有網友告知左營軍校路與海功路一帶眷村(建業與合群新村)尚未拆除,環境、屋舍外狀與自助、崇德極為類似,可以拍照留存。也能彌補讀過《消失的眷村》的朋友眷村未拆前的最初印象。



門前貼封條者,表示無人居住,外人亦不得進入。

建業與合群兩村是合在一起,只以其中一條道路(緯六路)作為分界,沒注意不易分別(大部份空屋門牌都被拔除)。兩村合併面積遼闊,想走完每條巷道恐怕要一小時以上。因為大部份屋舍外形都相類似,所以本文只拍部份屋舍與巷道,僅供參考。  

  待拆的美麗眷村

 大部份紅色大門都貼有白色封條,表示屋主已遷移,外人亦不得進入 

  

左鄰右舍,從此各分天涯

 每次來到左營舊眷村,就有一種熟悉親切的感覺,這感覺因何而生,我卻無法理解。想起張愛玲曾引用她朋友炎櫻說過的話:「每一隻蝴蝶都是從前的一朵花的鬼魂,回來尋找它自己。」 那,我前世是貓嗎,到底在尋找什麼、追憶什麼?   

 人已離去,野草挺身顧門

寂寞紅門,冒出一株翠綠野草,彷彿挺身顧守家園 

 

IMG_3908.JPG

 雖然十室九空,但平日巷道依然乾淨

 落葉是樹的眼淚,如果它知道主人將不再回來  

落葉滿地,彷彿樹的嘆息,可是再多的嘆息,也喚不回舊日時光

 

IMG_3894.JPG

庭院深深,草木蓊鬱,枝頭雀鳥鳴唱依舊,人跡卻已杳然

 

IMG_3895.JPG   

簡單外觀,制式的屋瓦、庭院、紅門,不失莊嚴

 

;一位不知名大叔在待拆屋前。拍照留念。

一位不知名大叔,加入拍照行列,似乎準備與屋舍共存亡

 

架好相機十秒內跑到門前擺出優雅姿勢真不容易啊。  

架好相機,十秒內快走到牆邊擺出優雅姿勢不容易啊

 

如此優雅環境,將遭鏟除,想起來就痛心

牆邊葛花怒放,屋舍井然,令人想起杜牧的詩

《金谷園》

繁華事散逐香塵,流水無情草自春。

日暮東風怨啼鳥,落花猶似墜樓人。 

眷村內巷道  

眷村內巷道,平日少見人跡,獨自走過,彷彿走入幽靜時光隧道  

 

  IMG_3897.JPG

門前有機車,代表該戶未遷,但左鄰右舍已不在,入夜後應很孤寂吧?

路邊樹木都有數十年以上樹齡。

較粗樹幹也貼有牌子標示八十年樹齡。屋舍會拆除,但樹會被保留著。 

IMG_3913.JPG 

有些巷道外觀彷彿與平常無異,但其實已是一座空城

 

這些房子曾經紀錄一些人的過往點滴,屋內人家被迫遷移,徒留記憶幽魂彷彿還內四周徘徊。  

一棟棟屋舍曾記載一些人的生活歲月、悲歡離合,如今人去樓空,

徒留記憶幽魂仍在四周徘徊嘆息。

 

    

創作者介紹

迷途.雕刀.還魂草

琴劍飄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8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靖琳的彩屋
  • 飄翎下午安, 電腦鈍了半天, 是跟我一樣熱傻了?!小忙些許, 問候好友夏日怡然不鈍傻.
    也許當年我還小 ,眷村的記憶很模糊, 努力的想, 感受得到一些故事的交織
    那大叔挺自戀喔! 不老啦!還上相呢!一定還有行情的....
  • 靖琳晚安

    最近天氣真的很熱,尤其接近中午時分南部的柏油路簡直快被溶化了。
    您小時候住過眷村嗎?眷村對台灣人而言總是有一種神秘感,一般台灣人也不太敢隨便進入眷村。

    左營這批海軍眷村在南部算蓋得不錯的,聽一位尚未遷移的眷村伯伯說是日本人留下來的建築,屋齡至少有七十幾年了。這樣的優美環境拆掉真的很可惜。要是可能,我情願以現住的大廈空間來換取此地居住權。當然就算我想,政府也不會答應的。

    這一生的感情應該畫下句點了,未來應是一人過日子,不敢再奢望什麼行情。只是想趁頭髮還沒花白拍下一些照片紀念,也許再過幾年,根本不想拍了,呵呵。
     

    琴劍飄翎 於 2015/06/24 22:00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靖琳的彩屋
  • 日安飄翎 ,你也是個愛書人?!真棒!我這九怪之人, 書是我的珍愛; 借書不還會讓我記一輩子的那種人.
    最享受的時光是清晨,有讀書的習慣, 雖然不是讀些經典名冊, 每日最少花十分~三十分鐘賞讀喜愛書籍 ,如同必須吃飯一樣的生活內容.輕鬆的有園藝或保健;深思的有哲學,心理學的書; 再有趣一點是相學類 ,最常賞讀的是詩集小詩類,古典詩詞更不在話下, 學生時就愛不釋手 ,就是不會創作便是.
    興趣各有所好. 閱讀如果不是變成一種習慣, 那只能說是消磨時光. 我算是個大忙人, 說舒壓或沉靜心靈, 倒不如說這是空檔裡的享受, 我覺得啦!
    分享心情...祝福你也閱讀快樂
  • 靖琳午安

    我也是有看書習慣的人。每天習慣去咖啡館喝杯咖啡,順便帶一兩本書。
    我愛看的書大約是詩集或散文,這兩種文體不必從頭看,可以率性隨便翻隨便看。但其實看報的時間佔比較多,看書時間反而少,呵呵。

    還有就寢時也會抽本書看,但通常讀不到十分鐘就睡著了,所以一天真正看書書間恐怕不到一小時呢。

    祝週末愉快



    琴劍飄翎 於 2015/06/27 13:40 回覆

  • 南方
  • 微妙的人生之境 重疊
    你記得 你來過
    卻不記得何時?何處?
    曾有過人生這一幕
    或許這瞬間 
    你自三度空間裂痕與前世接軌
    好生迷惘..

    害怕瞬生景象 僅一閃而逝
    於是呆立原點
    拼命想追溯這一幕來源
    你記得 你來過
    並確信它曾真實的
    或夢境中..與你交會
    午安飄翎
  • 南方晚安

    前些日曾私下告知感冒昏沉可能會晚回應
    但很抱歉,實在晚了太多天了。一來近日常去屏東辦事,二來身體並未完全恢復(至今仍有些迷糊中)。望請見諒。

    我是相信人的靈魂是不斷在輪迴的。只是轉生之後前生的記憶被「洗」了。只隱約殘存一點微薄模糊感覺。

    所以有些時候,會在街角轉彎處,遇見一張臉孔,似曾相識,卻又想不起何處見過;或有時到某地,產生溫馨感覺,卻不知這感覺卻因何而生。

    想必我們的前世遇過的人或土地,今世相逢,一種遙遠的熟悉,讓我們模糊的記憶再度被喚起吧?但緣份奧妙,有些人似乎可續前緣,有些人深深一眼,卻只能擦肩而過。


    琴劍飄翎 於 2015/07/11 00:45 回覆

  • 南方
  • 這遍也要拆嗎?好可惜!近日找時間過去看看
    貓跟著房子 不是跟人
    或許貓回來尋找失落的生活片段
    害怕..「失去感」
    害怕..再度的「悲歡離合」

    我最近有些哥兒們的發文都没收到
    看到本文是6/20日發的,原也以為沒收到
    後來想想:20幾號時有幾天是去了中北部,哈~
  • 被貼上封條的房子都會被拆除的。但有極少數幾戶拒不搬遷,仍與政府打官司。
    他們的理由是每年都繳租金,政府不該強迫遷出(但可領一筆補償費)。
    我倒是樂見不要拆(因為拆了也只是圖利財團蓋大樓,美好環境又將少了一塊)。
    但恐怕不樂觀,畢竟土地與屋舍所有權都是政府的。

    貓的確是認屋不認人,我對老房子容易有感情,可見我前世是一隻貓,呵呵。

    琴劍飄翎 於 2015/07/11 00:47 回覆

  • 南方
  • 影中人有點像 MATRIX 裡的 Keanu Reeves
    酷酷的..^^
    這些房子讓人感覺好舒適
    老樹、庭院、搖曳一地的光影
    恬靜涼爽、没有太華麗的壓迫感
    卻有著讓身心安頓的自在
    許是那熟悉的風、老樹、
    及擾人午後夢境的清脆鳥啼聲..

  • 您過獎了,那個影中人差基努李維差多了^^

    我也喜歡那樣的社區與庭院房子,漂亮別墅我見過不少,但台灣治安不佳,住起來不能安心。房子不必太炫,有個小庭院,有老樹、鳥鳴、花香,這樣就很讚了。

    琴劍飄翎 於 2015/07/10 23:50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南方
  • 飄翎晚安:千萬別介意
    友誼當是如沐春風,而非壓力
    狀况緩和些了嗎?保重啊~
     
    我也是24小時在冷氣房的人
    (不敢吹電扇,吹電扇頭會痛,眼睛也會乾)
    我習慣吹冷氣蓋棉被,哈哈~^^
    但是通常會開一扇窗,讓空氣更好些

  • 謝謝南方關心,身體好多了。

    這次感冒拖久是因為白天事情多、高屏兩地跑,無法安心休息,身體恢復較慢。
    妳也要保重身體,看您的相簿伯母還康健,無論如何妳要更健康才行啊。
    咱們一起加油吧^^

    琴劍飄翎 於 2015/07/12 20:16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時間的河
  • 訴說了斑駁的鄉愁...或許
    時間的流轉中,一切如詩文中所言..
    "你曾經屬於我——多久以前我已模糊"
    感謝 琴劍兄~
  • 謝謝河兄的留言^^

    琴劍飄翎 於 2015/07/19 15:43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