賦別/鄭愁予

這次我離開你,是風,是雨,是夜晚;
你笑了笑,我擺一擺手
一條寂寞的路便展向兩頭了。
念此際你已回到濱河的家居,
想你在梳理長髮或整理濕了的外衣,
而我風雨的歸程還正長;
山退得很遠,平蕪拓得更大,
哎,這世界,怕黑暗已真的成形了....

你說,你真傻,多像那放風箏的孩子
本不該縛它又放它
風箏去了,留一線斷了的錯誤;
書太厚了,本不該掀開扉頁的;
沙灘太長,本不該走出足印的;
雲出自岫谷,泉水滴自石隙,
一切都開始了,而海洋在何處?
「獨木橋」的初遇已成往事了,
如今又已是廣闊的草原了,
我已失去扶持你專寵的權利;
紅與白揉藍於晚天,錯得多美麗,
而不錯入金果的園林,
卻誤入維特的墓地......

這次我離開你,便不再想見你了,
念此際你已靜靜入睡。
留我們未完的一切,留給這世界,
這世界,我仍體切地踏著,
而已是你底夢境了.....





*鄭愁予(1933- ),原名鄭文韜,於大學畢業赴美參與愛荷華大學「國際寫作計畫」,隨後取得藝術碩士學位。曾任教愛荷華大學、耶魯大學、香港大學等校。2005年返台擔任國立東華大學第六任駐校作家。現任國立金門技術學院講座教授、國立東華大學榮譽教授。出版的詩集有《夢土上》、《衣缽》、《燕人行》、《雪的可能》、《寂寞的人坐著看花》等等。


創作者介紹

迷途.雕刀.還魂草

琴劍飄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