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笑是一種沒有眼淚的哭泣
如果你還是你
一定會發現
甜蜜的酒渦其實是憂愁的紋路

火後遇雨
必然寒冷而且顫抖
你怎能相信
那佯裝的灑脫

肺肝未曾冰雪
心腸鑄不成鐵石
我的城堡
微微的崩裂已經開始

再深深看你一眼
想像你是知道的
我正在做決定
不能永結
便要永訣






所有的夢總是跟詩一樣
藏著許多切膚之感
情節卻很模糊
走過一條一條幽深的長巷
往往並不一定要有
康莊大道的結局

只是為了那碎鑽一樣的
撞心擊弦的 華美經驗
就值得
夜夜去搜集



附記:作者資料不詳。詩作抄自前晚舊書店購買七十八年出版第52期〈聯合文學〉之60、61頁。





創作者介紹

迷途.雕刀.還魂草

琴劍飄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