〈圖片取自網路〉
rLE0c_yxHWaTk94Ww3Md1g.jpg  

 

  列車像一枝離弓的箭穿透夜色
人群擁擠,我在玻璃映影中
窺見妳眼神如初秋飄零的落花

一雙寂寞眼瞳凝睇窗外燈火飛逝
在蘆花與星象斑輝的移轉間
彼此眼神相遇於玻璃鏡面
似曾相識,卻又遙遠而陌生

列車承載一種虛無飄渺的夢境
我們在無處迴避的空間悵然相視
如兩朵浮萍相遇,不知如何言語

2011/05/11以藍衣孤鴻筆名發表


後記:某次夜晚搭自強號從嘉義回高雄,假日人多只能買到站票。上了車被推擠到中間座位旁。無法看書,眼睛只能假裝看窗外。其實窗外一片漆黑,什麼都看不清楚,只有火車奔馳時一些建築、樹幹、或零星燈火如流星般一閃而逝。剛開始只能一面想事情一面看著窗外,車子開了一段時間之後,卻發現靠窗一名熟女似乎藉玻璃窺視我?起初我以為是錯覺,但距離如此之近,玻璃忽暗忽明,很容易就能從玻璃辨認對方眼神。她長相普通,眼神有些落寞但不失大膽。這樣藉玻璃四目相對是有些奇怪的,我看她似乎也沒迴避的意思,反而是我覺得尷尬先別過頭,假裝看其他地方。可是左右都是人,脖子轉久也會酸,一會兒又回到看窗姿態。那女子依然透過玻璃盯人,身為男人看輸女人未免丟臉,只好一路陪她假裝看窗外也看對方眼神,直到她抵達岡山下車,才結束這場半曖昧半遐想的狀態。我承認,當四目相對時是有些微微怦然心動的。  

創作者介紹

迷途.雕刀.還魂草

琴劍飄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