倦鳥餘花晃著枝頭,數著日落
有一種人去樓空的寂寞
庭院深深,貓的眼裡藏匿悲與愁

老先生的背影,拖長了夏日黃昏
臉頰皺紋刻畫了一甲子滄桑
枯眼流盼,不勝噓唏地張望
一段無法裁剪摺疊的舊時光

大半輩的愛恨情仇,淚與歡笑
都將塵土飛揚、玉石俱喪 
左鄰右舍化作浮萍,流轉他鄉
不知何年何日才能相見
珍重!再會吧!自助新村!
從此你的名字將消失在島嶼南方


琴劍飄翎寫於2011/06/06



後記:
這是為即將拆除的左營自助與崇實新村寫的一首詩。剛開始並沒有寫詩的動機,只是純粹愛上這裡的環境,還有懷念一個曾經住於此村的女孩,所以趁假日連續兩天下午在眷村裡散步,體驗眷村生活的氣息。自助新村與崇實新村毗鄰,兩個眷村合起來的面積非常遼闊,一個人在裡面散步,放慢腳步瀏覽每條巷弄街衢少說也要四十分以上才能走完。眷村房子大都是紅磚水泥平房,外型簡單大方,當然有的稍微簡陋。官階較高的住戶,家中享有較大的庭院面積,圍牆內種芒果、龍眼,果實纍纍,懸在半空,令人心動。可惜的,這麼祥和的環境,在過一陣子將被鏟平,面目全非,對這裡的記憶將無從依附。因為自己的老家曾經被拆,所以對一座即將待拆的環境特別心有感觸。我想離開的人內心也一定很難過的。

p.s.一些照片曾留在奇摩,遷移時時間匆促,忘了移過來。這篇文原設定隱藏,現在知道眷村不在了,才想到照片無法重拍了。(2015/05/24補充說明)





創作者介紹

迷途.雕刀.還魂草

琴劍飄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