雕刀/席慕蓉


縱然 你已遠去
想此刻又隔了幾重山
我依然停頓在水流的中央
努力回溯 那剛剛過去的時光

想你從千里之遙奔赴到我的身邊
原也只為了這一刻的低徊和繾綣

從雲到霧到雨露 最後匯成流泉
也不過只是為了想讓這世界知道
反覆與堅持之後

柔水終成雕刀







前天晚上回覆了一位經常失蹤的網友留言之後,不知怎的就想起這首詩。貼這首詩與這位網友並沒有直接的關係,只是得知她要關版所引起的一種繁複心情罷了,彷彿被引染了一種莫名難言的愁緒,彷彿一縷輕煙在心中某個角落輕輕瀰漫。


喜愛席慕蓉詩的人對此詩可能感覺陌生,因為席慕蓉截至目前出版的詩集中是找不到這首詩的。這首詩聽說是刻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的一塊石頭上。這首詩席慕蓉為何沒納入詩集中我是有點納悶的,但我喜歡《雕刀》這個標題,也喜歡這首詩。



潺潺透明的水流被引喻為一把「雕刀」,是有想像力的,滴水穿石,柔能克剛,流水滔滔日夜奔馳,毫不滯留,挾帶著不懈豪氣與柔情,溫柔又堅韌,「從千里之遙奔赴」而來,來到你矗立如巖的身邊,「只為了這一刻的低徊和繾綣/從雲到霧到雨露/最後匯成流泉/不過只是為了想讓這世界知道 /反覆與堅持之後/柔水終成雕刀」 。



經過柔情似水的千百年雕琢與繾綣,再堅硬彷如花崗石的外觀與內心,也會被一把無形的「雕刀」所改變吧。




Barbra Streisand - The Way We Were (1975)



創作者介紹

迷途.雕刀.還魂草

琴劍飄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