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時自己亦不解,自艾自憐般的寫詩對我有何意義?
或許心中一謎題未解,時常牽引我蒼涼回眸
賦詩千百首又如何?若失寄託,與守財奴空擁一室珍寶有何分別?

 

週五夜晚喝完咖啡一個人漫步岸邊
淒迷煙波中,晚風吹不散的,不是迷霧,是心頭曾經鏤刻的人影

不該回到一種雲端夢境,一任韶華荏苒、光陰流失
我像一名誤闖迷宮的旅客,一度以為探險、卻一再無助地走回原點






不知因書寫而陷入一種傷春悲秋的情懷
抑或內心一幅未題跋落款的情感須藉由文字書寫得到出口救贖?

曾經走遠,走入另一煙雨畫卷,甚至佯裝狂蜂浪蝶,遊戲人間
千改萬變,青山依舊,幾度夕陽,最難改變的還是自己

「劍氣非關月,書香不是花」。人常惑於色相,尋求替代
親身經歷,始知「過盡千帆皆不是」
人生苦短,一世猶如草木一秋
街巷阡陌花開,等不到妳來,一夢過後已是繁華落盡



創作者介紹

迷途.雕刀.還魂草

琴劍飄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